协同创新关键在人才

2020-03-24 02:04

“然而,完全靠产业转移,很难形成协同创新。”孟涵说,关键是要给产业链、创新链打造完善的平台。

“感觉这里和在海淀中关村一样,渐渐也开始拥有创业氛围、生态。”抢先入驻的创业者魏炳林如是说。他曾在海淀创业,如今,他在秦皇岛二次创业。

“最初,在北京海淀中关村的人才不愿意过来,现在却不愿意回去,我还要劝他们回北京。”在秦皇岛恒业世纪的新厂房里,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颜虎生说着从北京海淀到秦皇岛发展半年来的变化。

中关村科技园区海淀园管委会副主任孟涵说,2013年起,园区内不少创新企业开始了京津冀区域内的产业转移与对接。“那时候,企业的探索很急迫,却又是零散无序的。于是两地政府开始了以园区为载体的产业对接探索。”

在孟涵看来,真正的协同创新是全方位的,是有技术转移、市场衔接等各个链条的协作,也会诞生共同创新成果。

例如,“4:4:2”成为两地探索协同创新利益共享的灵活机制:对入驻秦皇岛分园企业形成的地方财政收入,合作双方按比例分享,20%留作设立产业发展基金,培育新兴产业。

“我们在这儿更接近客户,节约成本。”而让颜虎生更确信“来对了”的是人才对当地环境的评价:当地政策、物价、住房、教育、交通都“很给力”。

贺经鹏说,两地政策支持下,秦皇岛3629辆出租车将免费安装信息系统,实现一键报警、灵活调度等。未来,公司将在此建设研发中心、产业园,并建设北方片数据中心……

“协同创新关键在人才,海淀园探索双方人员派驻、挂职机制,不是形式,而是要真正推动两地协同。”孟涵介绍,目前,秦皇岛已委派2名同志常驻海淀园协助工作,海淀园管委会也将委派1人挂任秦皇岛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推动具体工作。

调查发现,一年来,北京海淀与河北秦皇岛推动协同创新实现关键的“三级跳”:从零散的“市场对接”,到创新链、产业链的“平台对接”,再到“生态培育”,实现协同创新。

占地40亩的新厂房计划建设7条生产线,公司37个人中有5个人是从北京过来的。“公司现在北京承担主力研发,秦皇岛负责创新链上的装配。”

事实上,两地的先行先试已经为正在到来的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协同创新做出积极探索。“通过合作,让各方思考如何抓住协同创新的历史机遇,谋求新的发展。”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胡英杰说。

去年12月,从事消防应急产品研发的海淀高科技企业恒业世纪,把约两成的生产研发环节拓展到秦皇岛。

“生态”正带动当地创新创业升温。“这17家企业中,有6家是北京企业的子公司,或北京创业者二次创业,但更多的是当地诞生的小微企业、新创公司。”关耀渠说。

而在中科百捷副总经理杜华明看来,两地“创新链”的打通则更有吸引力。“中科院的能效管理创新成果可以在秦皇岛转化落地,这儿有政策、资金、孵化环境,公司还买了两千多平方米的新办公室,我们计划等成果更好地 落地 后,推向新三板。”

2014年5月12日,中关村海淀园秦皇岛分园正式成立。中关村核心区数十所高校、百余家科研院所、各类实验室和研究中心等优质创新资源开始辐射秦皇岛。

“然而,不能回避的是,无论是市场开放、产业对接还是生态培育,双方都刚刚起步,还面临着很多思维、制度上的摩擦与碰撞,真正意义上的协同创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孟涵说。

于是,两地进一步打通政策,成立分园合作共建机构,“一事一议”推进项目落地,并调动产业联盟、行业协会等力量,健全产业有序转移的服务机制。

对于科技企业而言,两地协同创新不仅是市场的扩展,也是人才、服务、创新生态的延伸,更是创新理念的转变——从最初人才不愿意来,到如今人才不愿意走。就此,记者探究京津冀协同创新的“海淀-秦皇岛”样本。

“可光有企业、产业对接还是不够,创新企业落户其他区域,往往面临一堆问题,难免会有水土不服。”北京海淀漫游世纪科技孵化器总经理关耀渠说,创新创业离不开一系列的配套服务,这就需要“把中关村搬过来”。

即便还未正式启用,孵化器已经吸引17家企业签约入孵,享受房租减免、工位优惠等支持。

然而,推动产业结构、资源禀赋、人才储备尚存差异的两地实现协同创新绝非易事,这背后是,北京海淀与秦皇岛在不断探索制度创新。

现在,海淀的漫游世纪孵化器模式也落地秦皇岛,一个3万平方米空间的科技创业孵化器“e谷创想空间”正加紧装修,迎接创业者。

一年多来,已经有50多位类似的企业“选手”,依托中关村海淀园秦皇岛分园的灵活机制,向协同创新的目标全力冲刺。

创新成果需要更广阔的市场,千方科技副总经理贺经鹏对此深有感触。“我们出租车、公共交通信息技术研发成果诞生在海淀,秦皇岛则给成果提供了重要的市场。”

一个是全国科技创新资源最为密集的区域,一个是拥有产业基础的沿海开放港口,一年来,以协同创新为纽带,北京海淀区与河北秦皇岛对接了50多个科技创新项目,促成一批创新企业开拓京冀两地新空间。